合罗山农业网

首页 > 正文

被误解的中医,被渐渐理解的中国

www.ighdhair.com2020-03-06

新关肺炎疫情仍在发酵,一些国家和地区的“排华”现象越来越不合理。

在韩国,今年年初,清华大学请愿“禁止中国人入境”。现在“陌生人恐惧症(厌恶外国人)”的现象尤其严重。在过去的两天里,一些人走上韩国街头,高喊“中国人离开韩国”和“武汉人离开韩国”。人身攻击真的很痛苦。

但这样的噪音只是少数。新加坡总统李显龙说:“这是一种错误的心态。这是一个公共卫生紧急事件,不是国家或民族问题。”

来自联合国的声音也很温暖。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24日在瑞士日内瓦说,他想向所有在中国被剥夺了许多正常生活的人表示“感谢”。因为是他们的牺牲阻止了疾病的传播。他们对人类做出了贡献。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24日的讲话

中国人民正逐渐被理解。与此同时,被误解的中医又如何呢?

“回答问题和询问苏玲的命运是一个技能和一个技能的问题,也是一个仁慈的问题。”

2018年,歌手陈柯宇的原创歌曲《《生僻字》》在《颤栗者》中走红。受此启发,山西省中医院宣传部在原歌曲的基础上重新书写文字,通过检索中医文献,筛选出118个字,并填写了《生僻字》,属于“中医版”,以传播中医文化。“中医版《生僻字》”的歌手张凌云是山西省中医院脑病科的临床医生。

“漂亮”、“强大”和“有才”,子弹幕被一个接一个地拂过,“炸”了。油炸食品是我们普通人对传统中医文化的骄傲。然而,当谈到中药的功效和功能时,每个人的信心都开始动摇。

不久前,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庞教授在一段简短的视频中说,他几乎是悲痛欲绝的:中医药从来没有缺席过这场反病毒的战斗。缺少的是病人对中医的“信任”和“接受”。

▲视频截图

人们对“中医是巫医”和“中医是玄学”还存在误解。从医学教育中中医的“西医”和“科学”,源远流长的中医文化已经下降到这一点。我们可能都要问自己:我们对中医文化的所谓骄傲是不是太软弱和不可靠了?

在中小学课堂上积极推广歌曲或练习,在这种情况下中医和传统中医文化更像是橱窗里的展品,让人惊叹不已。如果你密切关注中医在肺炎流行中的贡献,并挖掘出“音量”较弱的小部分,你会发现:“多年来,中医甚至中医都过于克制。当

疫情发展时,中医药参与了疫情的预防和控制。

几天前,新华社发表了一篇题为《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的文章。在这场防疫运动中,有没有中药的名字?答案是肯定的。然而,只有一串数字构成了这组新闻。“3200名医务人员”、“4批588人”、“12个国家级中西医结合重症专家小组巡回指导”和“从中医角度认识疾病,疾病的诊断和治疗”等一句话,都是封闭和保密的。至于其他细节,很难再看到报告。

不缺席,但不被听到和看到。这一场景类似于2003年的情景,让人回想起一个梦。

2003年5月,北京炎炎夏日,小汤山医院的医护人员为医院的通风设施担忧。这时,病毒出乎意料地扩散开来。带着防御性的悲观情绪,每个人都感到困惑,慢慢地回到了正确的生活道路上,直到10月,抗击非典的胜利派对在广州举行。

庆祝会在广州举行,意义重大。

广州是个地方

“非典”三年后,中国科技部中医药专家林说,防治“非典”的总结还没有到位,“中医药不科学”的印象还没有被颠覆。

政府不承认它,媒体不承认它,人民也不希望它。自然,中医药在抗击非典方面的成就也将被遗忘。传统中医甚至传统中医都成了它背后的无冕之王。

战国时期有一个叫的齐女。他冒着生命危险向齐宣王提出抗议,这是一个勤奋管理和婚姻的好故事。与当代小说和戏剧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有一句耳熟能详的谚语,“如果钟无艳发生了什么,夏迎春就什么也没发生”。公众对传统中医的矛盾心理与齐宣王和钟无艳的一样:“当它明显需要时,它不能与传统中医分开,但当它出现在餐桌上时,它只是拒绝承认它。

梁启超于1926年在协和医院接受了肾切除术。由于疏忽,一个健康的左肾被切除,而一个右肾被留下。后人对这一医疗事故有不同的看法,但梁启超本着提倡西医的立场,在当时的副刊《凤凰大视野》上发表了一篇特别的讲话,希望公众舆论能宽容西医。中医怎么样?当废物是废物时。

▲视频截图《北京晨报》

亲皇帝康有为和梁启超,共产党领导人李大钊和陈独秀,国民党派系胡适和傅斯年,虽然各党派的政治立场不同,但他们对中医的态度是非常一致的。人持西药,踩中药。

“五四”时期高度赞扬“民主”和“科学”。中医被归类为迷信和玄学,站在科学的对立面。这个绝对的最终判决仍然控制着我们今天的判断。

中医更像是在无事可做的时候选择的侧门左道。它被治愈了。形而上学是偶然的,不能被很好地治愈。这是意料之中的。

公平?极大的不公平。邓老在世的时候,他用中医的方法熬过了非典疫情:肺炎属于伤寒杂病,中医治疗有优势。

▲视频截图《彷徨:回眸百年中医》

亲皇帝康有为和梁启超,共产党领导人李大钊和陈独秀,国民党派系胡适和傅斯年,虽然各党派的政治立场不同,但他们对中医的态度是非常一致的。人持西药,踩中药。

邓,省中医院护士长,肺部阴影渐长,生命垂危。停止使用抗生素和激素,服用中药“现房活命饮”。三天后,发烧消退了,疾病也减轻了。

广州中医药与香港医学界紧密合作,控制香港的疫情。

当非典疫情在北京大面积扩散,并被列为法定传染病进行管理时,中医将不再有机会接触非典病例。这也是为什么中医参与预防和治疗最迟在北京实施的原因,而且这个过程也是一个山水间的恢复。

当时,在北京治疗非典病人的16家医院中,只有5家在尝试,而其他医院仍在观望。

▲林。视频截图《彷徨:回眸百年中医》

值得思考的是,中医药在防治中的参与更像是一个命令:无论你同意与否,无论你理解与否,你都必须使用中医药。

这种强迫反映了大多数人对中医药参与预防和治疗传染病持怀疑态度。也许中医在这场战争流行病中的作用已经写好了:匆忙营救,默默隐退。

可怜的,可怜的,比如躲在边桌的钟无艳,“没人要求我愿意扮演这个伟大的化身”。

这种有选择的屏蔽和遗忘对蹒跚而行的老人喊道:“我讨厌它!

“有一天,人们可能会遭受另一次厄运或吸取另一次教训,而瘟神将再次动员它的老鼠,驱使它们选择一个快乐的城市作为它们的埋葬地。“加缪在他的书《《彷徨: 回眸百年中医》》中以预言性的结尾告诉我们,人类从未战胜过瘟疫,只是险胜

被误解和边缘化的中医会等到春天吗?我想是这样的,只要我们每个人都愿意在这个春天给予更多的关注。

这个春天与我们所有人息息相关。医务人员负责抗击疫情的第一线工作,将中西医结合的“中医”推向更广的范围。媒体朋友也应该在中医药报道中腾出必要的版面。然而,普通人应该对中药的功效有信心,至少不要抹黑或践踏它。

当春天来临时,记得紧紧地拥抱它。

求你了!

写一篇文章,林阿诺

distribution map |它的一部分来自互联网,请联系并删除任何侵权行为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