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罗山农业网

首页 > 正文

葛洲坝下产卵场两年未见繁殖,长江口突然冒出500尾中华鲟幼鱼

www.ighdhair.com2020-01-17

葛洲坝下产卵场两年未见繁殖,长江口突然冒出500尾中华鲟幼鱼

今年4月,三峡大学的少数民族学生释放了中华鲟。记者王康铭拍摄了在长江口

葛洲坝下产卵场两年未见繁殖,长江口突然冒出500尾中华鲟幼鱼

三峡晚报记者张媛媛

上海长江口中华鲟自然保护区管理处上周宣布,自4月下旬以来,已对500多只野生中华鲟幼鱼进行了监测。此前,位于长江葛洲坝下的野生中华鲟自然产卵场已连续两年未进行自然繁殖监测。如果这一发现得到证实,无疑将是保护中华鲟的一大乐事。

河段形成了新的产卵场。每年春天,成熟的中华鲟从东海游回来,在长江中下游产卵。然而,在2013年和2014年连续两年,研究人员没有在葛洲坝下的产卵场发现中华鲟的自然繁殖。这一现象曾引发人们对野生中华鲟是否会消失的猜测。"我认为大坝下不断上升的水温会影响中华鲟的自然繁殖."魏启伟教授说中华鲟产卵需要低于20度的水温。大坝对长江的滞温效应导致大坝下游秋冬季水温升高。一些专家指出,自2003年三峡大坝蓄水以来,长江秋冬季是否为野生中华鲟尚未确定。

“我还没有看到任何官方报告,长江口是否发现野生中华鲟幼鱼还需要等待分子鉴定结果。”中国水产科学院首席科学家、着名鱼类保护生物学专家魏启伟教授22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证实长江口发现野生中华鲟幼鱼,这对中华鲟的保护是“好事”。

6月17日,上海长江口中华鲟自然保护区管理处向公众宣布,从4月21日至6月16日,保护区管理处对长江口水域的545只野生中华鲟幼鱼进行了监测。

上海长江口是中华鲟入海的唯一途径。如果长江流域有野生中华鲟养殖,这是监测中华鲟幼鱼的最后一种可能。为此,近年来,长江口中华鲟自然保护区管理处安排专业技术人员长期坚守监测救援线,开展长江口中华鲟幼鱼资源监测。魏启维教授对这个消息很谨慎。昨天,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长江中有很多鲟鱼品种,通江流域也有很多人工养殖的鲟鱼。此外,不能排除有外来物种。这些鲟鱼很可能在长江口被发现。

近年来,长江中下游发现?囊吧谢嗍糠浅I佟U庖淮未罅康闹谢嘤子阃蝗怀鱿帧N浩粑敖淌谌衔翁Ш头肿蛹ㄊ潜匾摹!叭欢荒芘懦馐窃诔そ诜⑾值囊吧谢嘤子恪!?

在葛洲坝下,连续两年没有发现任何迹象

21日上午,在长江以南的葛洲坝下,微风细雨,中华鲟核心保护区的广告牌在河边。“小时候,我们经常看到中华鲟重达4到500公斤。我们也用渔网来对抗它。我们在过去两年里没有见过它。”陈世福是滇中军区石里宏村的一名村民,他蹲在河边的一块岩石上钓鱼,感叹河里的大鱼少了很多。

葛洲坝建成前,中华鲟以当时人口稀少的金沙江段为产卵场。1981年,葛洲坝建成后,研究人员在大坝下游吃蛋鱼的胃里发现了中华鲟的卵。这意味着大坝下游的水温平均上升了2-6度。

曹文轩,中国科学院院士,fis

如果新产卵场的推断得到进一步的科学证明,它将是中华鲟自有科学记录以来发现的“第三个产卵场”。前两个是金沙江和葛洲坝。

曹文轩院士多年前就提出选择长江沿岸几个合适的水域为中华鲟建造自然栖息地,并为其自然繁殖提供合适的“安静”场所。葛洲坝下游产卵场连续两年没有消息,这一提议越来越受到关注。

然而,曹文轩院士曾经说过:“葛洲坝下没有发现并不意味着没有自然产卵。让我们对中华鲟的自然繁殖抱有希望。”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