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罗山农业网

首页 > 正文

香港校园成最危险的地方?来自内地的学生有话说

www.ighdhair.com2020-03-09

原标题:面对“复杂”的香港,大陆学生有话要说

[赵觉菊,《环球时报》驻香港特约记者]“要不是我坚强的心,我现在会很害怕面对你们所有的噪音。你总是谴责别人的错误,但你从来没有想过是你在破坏香港的法治、自由和民主。」内地学生张婷10日晚在香港中文大学校长段崇智主持的对话会上用普通话发言,成为四个多月来内地学生在香港“反修”风暴中最响亮的声音。此前,成千上万的内地学生似乎已经成为香港校园里一个被忽视的群体,他们已经深深卷入了政治漩涡。

面对校园里无处不在的政治海报和越来越多的暴力行为,不同的内地学生有不同的心理活动:有些人在毕业后执意返回内地,有些人压抑愤怒和恐惧的复杂情绪,还有一些人用行动来表达自己的立场,但他们经常受到来自网络和现实的双重暴力。

内地学生选择在远离家乡的香港学习,这显示了他们对香港和香港大学的期望。然而,香港的校园继续成为政治斗争的场所,让他们感到困惑和不安。他们让校园回归和平与理性的愿望越来越强烈。他们没有太多要求,只希望有一张可以轻松阅读的桌子。

“香港校园成为最危险的地方”

乘地铁在香港大学站下车,然后乘高速电梯进入这所百年名校。但走出电梯,记者《环球时报》看到的不是香港大学的大门,而是两个“勇敢”的学生,身穿黑色,头盔,护目镜和防毒面具,站在交通口号。他们身后是HKU的“列侬墙”,有几十米长。

香港所谓的“列侬墙”源自非法“占领中环”时期贴满政治口号的墙。在最近几个月的“反修正主义”风暴中,“蓝侬墙”再次渗透到香港大学的各个角落。此外,在香港中文大学这样的大学里,几乎每一栋建筑的每一面墙都不能幸免。“列侬墙”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手绘或印刷的海报和标语。

“联农墙”有海报和标语,主要宣传示威和集会,呼吁“自由和民主”,强调“五项要求”,批评特区政府和警察。香港大学的“警察支援墙”在密密麻麻贴着的“列侬墙”之间只有一小块,被许多“黑警察”的字眼抹得面目全非。然而,当记者《环球时报》在香港大学接受采访时,他们发现很少有学生在“列侬墙”前停下来,他们中的大多数是专门查看墙上海报的游客。

除了“联农墙”,香港大学的许多标志表明,校园不再是人们轻松阅读的“象牙塔”。在香港大学书店,如《抗命的伦理》 《社运年代》 《香港80年代民主运动口述历史》等。放在书架显眼的地方。还有许多关于社会运动的书籍,甚至公开支持和煽动“非暴力反抗”。

《香港关键词》记者第一次参观香港中文大学时,就赶上俱乐部招收新生。各种各样的组织聚集在CUHK的“百万大道”,这也是9月2日学校开学时一些香港大学生在学校举行罢工的主要集会场所。在现场,记者发现一家“俱乐部”的摊位特别显眼“宝达五金”。由于学生中有许多采取激进立场的暴力示威者,中大也被一些人称为"暴力大学"。展台上炫耀性地装备了头盔、防毒面具和其他暴力示威者所需的设备。两名蒙面“全副武装”的学生坐在一旁,不时向新生出售他们的设备。

当记者《环球时报》第二次来到CUHK时,他所看到的更加令人震惊:参加对话会的CUHK负责人段崇智想离开会场,但被几十名身着黑衣蒙面的学生围住。指控和谩骂仍在继续。几个学生拿着的雨伞被学校保安人员费力地举起和放下

香港的内地学生也有同样的感受。记者《环球时报》最近联系了几位自9月以来一直在香港大学学习的内地新生,试图了解他们最近的经历和感受。然而,他们都被拒绝了。一名香港大学的大陆学生告诉记者《环球时报》,“他们的拒绝只是表达了他们内心的感受:恐惧和担忧。”香港中文大学的一名大陆学生直言不讳地告诉记者,校园似乎笼罩在“黑色恐怖”之中。

从“不关心,不参与”到“打破沉默”之前由香港教育局披露的数据显示,在2016-2017学年,共有12,000名内地学生在8所受资助的大学注册,包括香港大学、香港中文大学、香港科技大学、香港城市大学、香港理工大学、香港浸会大学和岭南大学,另有14,000名内地学生在诸如Shu毫无疑问,内地学生已经是香港大学最大的非本地学生群体。

但是持续了一个多月的“运动”和自夏天以来不断升级的暴力事件让大陆学生对在香港学习非常担心。消息人士告诉记者,与往年相比,今年在许多香港大学,更多内地新生选择放弃或推迟入学。香港理工大学的一所学院本学年招收了约600名内地研究生,但只有约一半选择在香港学习。香港《环球时报》援引香港城市大学的话说,相当多的内地学生已经决定放弃在香港学习。

看着校园里的标语和海报,听着每天晚上从宿舍楼下响起的标语,来自大陆的新来的人经常感到害怕,尤其是那些只有18或19岁的大学生。大陆学生张婷告诉记者《环球时报》,最近几天CUHK非本地学生的学习和生活受到了很大影响,比如地铁停课和夜间校园餐饮设施关闭。“这些都是我们可以克服的情况,但更严重的是我们所遭受的心理影响和伤害。”她说。

虽然大约有26,000名大陆学生,这也是他们在校园里最明显的标签,但许多人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大陆学生”并不代表所有学生的状态。面对混乱的校园和社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应对方式。

林佳,北京人,九月开始在香港中文大学攻读硕士学位。他说,由于香港的硕士学位只有一年左右,很多内地学生来“拿学位”或“画蛇添足”,所以他们普遍认为“只要示范不影响我成功毕业,我就不理会”林佳表示,大部分大陆学生在拿到硕士学位后会回到大陆工作,所以他们不想卷入香港发生的事情,“这太现实了”。

在香港的大学里,内地学生和本地学生“分头玩耍”是很普遍的现象,尤其是有大量内地学生的研究生课程。在香港理工大学工作的李老师告诉记者《明报》,他的许多大陆学生既不是“黄”也不是“蓝”,甚至有一种“回避”的态度。“他们和当地学生一起做小组作业,一起做项目,放学后在宿舍玩游戏,”李老师说。简而言之,他们非常“佛教徒”。香港大学大二学生宁(音译)在描述他所认识的大多数内地学生时说:“不要在意,不要介入。”。由于专业特殊,宁班上绝大多数学生都是香港本地学生。尽管有许多差异,他们的日常交流并没有受到很大影响。

然而,许多大陆学生不愿意对社会和校园里发生的事情保持沉默。九月二日,新学年开始,一名身穿红色制服的内地学生在中大举行的「罢工集会」现场,扯下罢工旗帜,高举中国护照糟糕,我来自中国!你不配当大学生!“这个学生被赶出办公室,然后他唱着国歌离开了。

10月1日国庆节,林佳和一些大陆学生在CUHK校园举行了一个小型升旗仪式这

复旦大学硕士毕业后,张婷有机会去英国或美国学习,但她选择了香港。“你为什么选择?因为她的名字是香港中文大学。在我看来,她与复旦有着同样的地位,是一个有着浓厚中国文化氛围的地方。”

林佳的当代中国研究专业是CUHK最着名的社会科学专业之一。他在这里的研究为他了解这个国家打开了一个新的视角。林佳告诉记者《环球时报》,中大是香港第一所以中文为官方语言的学校,而“两文三语”是中大的特色。"中大有良好的教育传统,但现在它似乎正逐渐改变颜色。"

来自香港不同大学的大陆学生告诉记者《环球时报》,他们的学校看到大陆学生被围攻或被撕掉政治海报“踢走”。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张婷表示,其实很多内地学生都有自己的想法和要求要表达。他们被外界视为集体沉默的原因是缺乏声音渠道。主要的社交媒体掌握在本地学生手中,而本地媒体显然有偏见,“内地学生的声音要么被掩盖,要么被扭曲”

林佳告诉记者《环球时报》,他以前对所谓的“反宪法修正案”事件没有任何特别的想法,但是随着国旗一次又一次被毁坏和污损,他“对现在发生的事情特别反感”。香港科技大学的一名内地学生也表示,校园里的恶语和暴力“深深伤害了内地学生的感情”。他们已经抗议过很多次了,但是没有一次得到学校的妥善处理。

张婷和来自CUHK的大陆学生已经多次给学校写信,但都没有收到什么回应。这是她选择在校长对话会上对抗“令人窒息的声音”的原因之一。“别人看不到我们的表情,只有我们知道我们想要表达自己,”张婷说。“我们没有沉默,但我们沉默了。”“我不希望我们和香港本地学生之间的对抗进一步加剧。我只是希望校园里能听到不同的声音,”张婷向记者《环球时报》强调。她的担忧证明,内地学生和香港大学本地学生之间的无形差距正在加深。

一些本地学生也有类似的担忧。在香港大学学习的本地研究生Vicky是“蓝丝”(香港政府和警察部队的支持者)。在美国读了四年本科后,她告诉记者《环球时报》,她听说一名当地学生在得知对方来自大陆时,没有与对方沟通,就与对方“划清了界限”。

"当我离开时,我正处于职业生涯的中期。我没想到会回来碰上“反修正主义法规”。香港被他们搞得一团糟,”维基说。虽然“蓝丝”在大学里可能是少数,但她和一些人坚持在社交媒体上发言,希望能影响更多的同龄人。她说,大多数来自大学的激进示威者都是大学生,她所在的研究生院的大多数当地学生有更强的辨别是非的能力,并且普遍反对暴力。

张婷说她想告诉所有在香港的内地学生,“越是困难,我们就越不放弃交流和交流。我们希望通过交流和交流,让本地学生更多地了解内地学生和他们的祖国”。”中大的座右铭是孔子的“博雅之礼”。我真的希望内地学生和本地学生能够“互相尊重”,平等和谐地相处林佳说。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