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罗山农业网

首页 > 正文

诺亚财富降薪背后:踩雷不断 追债无果

www.ighdhair.com2020-03-09

Original Title:Noah wealth的减薪背后:连续打雷,Gopher Asset的收债失败

Reporters |胡英俊

Subunit赢了收债官司,但面临无法执行的难题。这使得已经缺乏现金流的诺亚财富变得更加困难。

2月21日晚,暴风集团宣布最近收到北京仲裁委员会《裁决书》,裁定该公司已向上海格非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支付总计4.7亿元的转让价款和违约金,但该公司因无力支付上述费用而存在法律风险。

暴风集团表示,到目前为止,公司现有员工无法承担2019年业绩预测的编制工作,公司也无法按照相关规定披露2019年业绩预测。该公司继续流失大量员工。目前,只有10多名员工。与此同时,一些员工拖欠工资。该公司的股票有被暂停上市的风险。

“一般来说,打赢针对这些对手方的诉讼的几率很高,但只有少数人能真正拿到钱。”财富管理行业的一名高管告诉界面新闻。

1。陷入投资股份转让的诸多纠纷。

事实上,戈弗资产和暴风集团之间的“爱、恨、爱和敌意”可以追溯到四年前。

2016年1月,暴风城集团和高普资产成立了一个5亿元的产业基金“暴风城云帆(天津)互联网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其经理为暴风城风险投资。其中,高普出资4亿元,占80%。作为普通合伙人,暴风风险投资公司出资1万元人民币。作为二级有限合伙人,暴风集团认购6999万元。另一个二级有限合伙人天津平陆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认购3000万元。

基金期限为3年。当时,合伙企业同意,当戈弗雷资产的累计分配金额低于其投资本金和固定收益之和时,暴风集团将回购与戈弗雷资产相对应的基金份额。回购金额为gopher资产的投资本金和固定收益扣除已获得的累计分配金额后的余额。暴风集团创始人冯欣对回购义务承担连带责任。

2019年初,基金将到期,但戈弗雷的资产无法正常退出。6月,高普资产向北京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被申请人暴风集团接受其在暴风云帆100%的财产份额,并支付转让价款、违约金及其他费用。

?婧螅本┲俨梦被嶂俨猛ゾ餐致郏枚ū┓缂乓严蛏虾8穹侵Ц读俗眉劭罴跋嘤Φ奈ピ冀鸸布圃?4.7亿元。但现在,业绩停滞不前的暴风集团不太可能支付这笔“巨款”。

Interface News Reporters发现,在戈弗雷资产的投资股份转让问题上存在不止一个争议。

2019年11月1日,德华娱乐宣布收到北京仲裁委员会《裁决书》,并决定向芜湖格非支付约9亿元的回购款。关于芜湖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芜湖歌斐”)与天神娱乐及朱烨合伙公司之间的投资股份转让纠纷,北京仲裁委员会已审结该案。

2016年12月,德华娱乐参与成立深圳太岳基金。2017年2月,深圳太岳基金出资人民币2.16亿元,戈弗雷资产认购10.43亿股优先股。该基金投资10.67亿元人民币,持有口袋科技51%的股权。

据了解,在合作之初,德华娱乐与芜湖地鼠签订了《合伙协议回购及差额补足协议》。该协议规定,在出现以下“违约回购情况”的情况下,芜湖高普有权要求德华娱乐回购其在书面通知之日持有的所有权益。

随后,蹂躏者号娱乐引发了两起“回购违约案”,具体包括:蹂躏者号娱乐、朱烨、普通合伙人及其所拥有的资产卷入诉讼或受到强制措施;任何具有重大不利后果的诉讼、仲裁或刑事或行政处罚

2017年7月,诺亚财富宣布,格非资产拥有的格非创世新根M&A基金向乐视投资23亿元。该担保措施是对Letv.com和贾跃亭个人回购的联合担保。现在,恐怕这笔资金也难以收回。

2019年7月,成星控股董事长罗静被捕后,一个更大的惊雷被揭露:由高普资产管理管理公司管理的基金为成星国际控股提供供应链融资,并发行了多种基金产品,总计34亿元。

2019年7月19日,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恒大经济研究院院长任泽平及其团队发表了一篇关于诺亚踩雷的文章。文章指出,自2016年下半年以来,诺亚财富的产品已经开始步入正轨。公共信息显示,踩地雷涉及的金额相对较大。加上这次成兴事件,踩矿规模超过50亿元。从雷击事件的实际情况来看,大部分投资本金因欺诈、伪造、财务欺诈等因素难以收回,合规制度存在漏洞。

戏剧性的是,这篇文章后来被诺亚财富首席执行官汪静波激怒了:“有人建议写一篇带有事实和研究的文章。”

事实上,由于“踩雷成星国际”事件,诺亚财富的季度报告中的一些财务数据大幅下降。财务业绩显示,2019年第三季度,诺亚财富实现净利润8.4亿元,同比增长0.4%,环比下降3.4%。净利润为1.92亿元,同比下降7.8%。2019年第三季度,诺亚在佣金基础上销售了130亿元人民币的金融产品,同比下降53.7%。

从理财业务收入来看,第三季度收费净收入为1.5亿元,较2018年同期下降34.7%;信贷业务净收入5900万元,同比下降6.9%。这主要是由于第三季度销售的信贷产品减少。与此同时,诺亚在第三季度发行了大量标准化产品,如标准化、净值债券基金和公开发行基金,替代客户对固定收益的需求,募集金额同比增长74.3%。

值得一提的是,在疫情期间,诺亚财富还发布了一份针对所有员工的运动提案,其中提到公司原则上决定在疫情期间(具体是2月和3月)不进行主动裁员。同时,公司提出,在疫情期间,所有员工(包括海外员工)每月应享有5个工作日的无薪假期,而汪静波、尹哲、张佳羽三位董事自愿将其工资降为零。

“诺亚仍然是三方财富管理行业的领袖,但近年来他已经风头过盛,正处于艰难的转型时期。现金流紧张是不可避免的。”上述高管在界面上告诉记者。

此外,接口记者还了解到,诺亚“无薪休假”的消息传出后,很多财富管理公司的负责人都主动发出了“不减薪”、“不裁员”的通知,口号是“危机时刻展现模式”。

"诺亚的减薪对这个行业是一个巨大的冲击。这些财富公司强调,他们没有减薪,这可能是一种变相的自我营销。”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接口新闻》记者。“目前,三方中的大多数都无法获得良好的基础资产,他们正经历一段艰难时期。”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